您當前的位置:中國公關人才網 > 職場資訊 > 公關百科

兩個人“公關”出一場戰爭

來源:汪娟 時間:2017-03-17 作者: 瀏覽量:

  英國歷史學家萊基說過這么一段話:“美洲革命是干勁十足的少數人造成的,他們成功地調動和動搖了多數人,使他們走上了原本并不怎么向往的道路,并逐步把他們引到了一個無從后退的立場。”這句話如果放在北美首富約翰-漢考克和報業天才塞繆爾-亞當斯身上,可謂再也合適不過,他們的公關才能在美國獨立戰爭中得到充分展現。

 

  兩個人走到一起

  1764年,英法七年戰爭剛剛結束,英國獲勝,國庫卻空空如也,不過其北美殖民地卻不是如此。為維護穩定,英國在戰爭期間不敢隨意向北美殖民地征稅。戰爭結束后,英國就沒有這一顧慮了。英國議會于是批準了《食糖法》,禁止北美殖民地從國外進口甜酒,對進口糖和各類奢侈品征稅。

  這種做法激起了北美殖民地人民的不滿,其中有兩個馬薩諸塞人特別怨恨,一個是北美首富約翰-漢考克,另一個就是報業天才塞繆爾-亞當斯。約翰?漢考克不滿,是因為這個稅種戳到了他的痛處。他從波士頓富商叔父處繼承遺產成為北美首富后,最主要的財富來源之一就是從事酒、糖等商品的走私。

  塞繆爾-亞當斯的情況則有所不同,他是一個天生的革命者,在哈佛讀書期間,碩士論文就是《論殖民地人民是否可以合法地抵制英國法律》,革命精神早就有了。畢業后,他經過商,結果是一塌糊涂,但在革命的路上卻游刃有余。他很早就在輝格黨內成立了一個地下組織,名曰“羅亞九君子”,和約翰-漢考克曾有過聯系,隱秘進行過反英活動。這次《食糖法》的序文里談到殖民地人民“納稅而無代表權”,這句藐視殖民地人的話足夠讓塞繆爾-亞當斯發揮的了。于是他們堅定地走在了一起。

  起初,北美殖民地的200多萬民眾只有不到1/3是反對英國的,有1/3是忠于英國的。于是,兩個人聯絡志同道合的朋友,決意進行一系列公關活動,并定下了具體目標:必須證明自己所倡導的路線是正確的;宣傳贏得勝利后帶來的好處;向大眾反復灌輸對英國人的仇恨;反擊反對派任何合情合理的論點;讓普通人也能夠明確斗爭的目標。認識到輿論的重要性,他們開始聯手行動,前者出資辦《波士頓紀事報》,后者則在報紙上對英國人口誅筆伐。

 

  展開輿論攻勢

  1765年,英國議會通過《印花稅法》,該稅覆蓋面廣,對殖民地的商業活動進行監控,侵犯了幾乎所有人的利益。以約翰-漢考克為例,由于他所有的貨單都要交稅,商業鏈就受到了監控,直接威脅他包括走私在內的各種收入。北美報業也受到了直接的威脅,連出版報紙所需的紙張,都會被層層課以重稅。

  結合這一點,塞繆爾-亞當斯展開了輿論公關。他在《波士頓公報》上帶頭抨擊《印花稅法》,很多報紙也一起表達了憤怒。征稅的第一天,《賓夕法尼亞新聞與廣告周報》就在報紙分欄的空擋處,印上了深黑色的邊框,以示哀悼和抗議。轟轟烈烈的群眾性抵制英貨運動爆發了。

  此外,塞繆爾-亞當斯還發表了反對隨意加稅的宣言,馬薩諸塞有37個城鎮通過了該宣言。到最后,13個北美殖民地中有600多個城鎮通過了該宣言。《賓夕法尼亞紀事報》連續發表了12篇政論文章,堅稱“不爭得我們的同意就隨意剝奪我們的財產,是將殖民地人民淪為奴隸的第一步”。

  這些文章廣泛流傳到北美所有的13個殖民地。眾怒之下,甚至婦女們也群起保證不飲英國輸入的茶,拒絕購買英國貨,普羅維登斯的少女們甚至還拒絕贊成印花稅的求婚者。

  約翰-漢考克還采納塞繆爾?亞當斯的建議,成立了反對進口商品協會和自由之子社,有組織地進行鼓動宣傳的公關。這些社團組織,將全國各地的媒體和反英激進分子緊密聯系在一起。媒體的鼓動、反英激進分子的帶領,使很多民眾走上街頭,燒毀印花稅票,甚至沖擊波士頓稅務官官邸,圍攻馬薩諸塞總督。殖民地的商業伙伴紛紛表示,如果印花稅不撤,就不付貨款或者付不起貨款。無奈之下,很多英國商人也加入了抗稅行列。

  為推動解決《印花稅法》的相關問題,馬薩諸塞總督支持馬薩諸塞議會邀請各殖民地代表出席紐約會議,共同討論。約翰-漢考克展開金錢外交,塞繆爾?亞當斯開展宣傳攻勢,最后,紐約議會的會議竟然通過了反對《印花稅法》的一致表決。

  反擊英國就必須擊敗殖民地的右傾分子。為此,塞繆爾?亞當斯甚至在報紙上子虛烏有地推出了擁護《印花稅法》的19名親英議員名單,結果這些人在之后的議會選舉上全部落選,這一行動迅速擴大了激進勢力的影響力。兩個人進一步把馬薩諸塞議會變成了反對英國的工具。

  1767年,英國新任財政部長湯森制定了一系列向殖民地紙張、玻璃、鉛條和茶葉等進行征稅的進口稅法案,并規定英國稅務官員有權闖入殖民地任何民房商鋪搜查違禁品或走私貨物。這個《湯森法》在殖民地,尤其是在波士頓引發眾怒。塞繆爾?亞當斯和約翰-漢考克鼓動人們不交稅,有的人開始圍攻、毆打稅務官和海關人員。

  為控制局面,1768年9月,英國從加拿大調來了兩個團的士兵入駐波士頓。英軍一進入,當地總督就腰桿變硬,對約翰-漢考克下手,以走私的罪名逮捕了他,但后來迫于壓力釋放了他。

  出獄的約翰-漢考克更加竭力反對英國,并開始和塞繆爾?亞當斯一起大肆丑化英軍。他們組織一幫人四處刺探英軍丑行,詳細記述了波士頓英軍包括強奸民女在內的各種惡行,編纂出《事態日記》,并發表在殖民地多家報紙上,導致各殖民地人們的反英情緒逐漸升級,更多人開始認為,只有徹底脫離英國統治,才能有尊嚴地生存。

 

  策劃接二連三的事件

  1770年發生了“波士頓慘案”。事前一天晚上,塞繆爾-亞當斯散發過很多傳單,宣稱英軍將對波士頓人動手。3月5日傍晚,一個少年和一名英軍士兵在港口發生口角,結果少年挨了揍,很多當地人加入進來,現場很快失控。紛亂中英軍士兵開槍,5人被打死,6人受重傷。《波士頓紀事報》很快就在波士頓印發了消息,繪聲繪色地描述“波士頓慘案”,把波士頓人的憤怒推到了極致。

  為平息事端,當地總督逮捕了英軍涉案官兵,并進行公開審判。庭審中,一個叫保羅瑞維的人詳細描述了事發當時的情景,包括誰開了幾槍都說得清清楚楚。后來,有人指出他就是塞繆爾-亞當斯派去現場的觀察員。英國人表示可以撤走一個團,但約翰-漢考克頓時拍案而起,吼道:“全城有4000人準備拿起武器!”結果迫于威脅和眾怒難犯,兩個團的英軍全部撤出波士頓。

  為加強各地間的聯系,塞繆爾-亞當斯等人還成立了通信委員會,從1772年在波士頓成立第一個小組開始,兩年間,北美各殖民地都普遍成立了這樣的組織。這個相當于情報網的機構能迅速、準確地了解殖民地的任何情況,最后演變成了反英獨立運動的輿論策劃機構。

  由于無法順暢地在殖民地直接征稅,英國轉而想以貿易特許的方法間接獲利。1773年,英國授權東印度公司壟斷北美茶葉貿易。借此良機,約翰-漢考克一方面派人去英國國會申訴,一方面暗地資助人們暴力抗法。塞繆爾?亞當斯則一邊鼓吹,一邊直接赤膊上陣,他們利用卓有成效的新聞宣傳和深思熟慮的預謀策劃,給英國人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1773年12月,東印度公司的茶葉被運到了波士頓港口,結果人們威逼船長不得卸貨。15日下午,塞繆爾?亞當斯帶領上百個化妝成印地安人的自由之子社同伙,把300多箱價值昂貴的茶葉沉入海底。最后,英國議會通過決議,宣布關閉波士頓港,增派駐軍。英國人的暴政也被塞繆爾-亞當斯等人傳播到了其他殖民地。

  之后,兩個人積極介入了列克星敦槍聲事件中。在波士頓慘案中大名鼎鼎的情報員保羅瑞維,這次再次發揮關鍵作用。由于他的通風報信,英軍收繳民兵武器的陰謀破產,在列克星敦一帶遭受民兵的打擊,美國獨立戰爭的第一槍也從而打響。

  塞繆爾-亞當斯聽到列克星敦的槍聲時,頓時歡呼雀躍起來,大喊“啊!這是一個多么燦爛的早晨!”第二天,他如小說般生動細致的戰地報道便出版在報紙上,很快傳遍整個殖民地。至此,美國獨立戰爭正式打響。

 

(本文為《國際公關》雜志特約撰稿,原文載于2012年第42期,轉載請注明出處)

分享到:
相關推薦
分類瀏覽
广西快乐双彩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