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中國公關人才網 > 職場資訊 > 公關百科

甲午戰爭爆發前夕的中日危機公關

來源:小艾 時間:2017-03-17 作者: 瀏覽量:

  長期以來,學界從不同角度對120年前爆發的甲午中日戰爭展開了多元研究,戰爭進程和軍事戰略尤其成為學者們關注的重點。事實上,由于清廷內部紛爭、對外實力差距和洋務運動推進等因素的影響,“交涉洋務”也成為了清政府運用的一項核心政策工具,在甲午戰爭爆發前夕,中日雙方圍繞朝鮮東學黨內亂、“高升”號被襲、宣戰詔書擬定頒布等一系列危機性事件進行了公關博弈。那么,日本當局究竟是如何主導危機公關、進而將中國拖入戰爭陰謀的?這一關鍵問題同樣值得我們研究和反思。

  李熙乞援后的干預決策

  據考證,古代中國與朝鮮半島各政權的宗藩關系始于東晉時期,至隋唐時期已經成為一種定制(付百臣:《中朝歷代朝貢制度研究》),這種雙邊互動因近代日本向東北亞擴張而體現出更多的地區性和國際性。1894年3月,朝鮮南部全羅道爆發東學黨農民起義,國王李熙被迫向清政府乞援。

  朝鮮內亂及其求援清廷激發了日本當局“請君入甕”的戰爭嗅覺,其首先向清政府發表了一番“感同身受”的外交辭令:“匪久擾,大損商務,諸多可慮,韓人必不能了,愈久愈難辦,貴政府何不速代韓戡?……我政府必無他意。” (陸奧宗光:《蹇蹇錄》)在成功誘使清軍派駐朝鮮之后,日本隨即援引《中日天津條約》出兵朝鮮“保護使館僑民”。東學黨起義平息后,日本當局繼續施展和平“障眼法”,一面積極向中朝兩國允諾撤兵,一面卻不顧反對將駐軍增派至上萬人,迫不及待的日軍甚至以“改革內政”為由蠻橫挾持朝鮮國王李熙,唆使金弘集傀儡政權廢除與清政府締結的一切條約,并“委托”日軍驅逐駐朝清軍。直至7月中下旬,如夢方醒的清廷實權派才決定派兵渡海馳援朝鮮,但孰料等待清軍將士的竟是又一場可悲的危機。

  “高升”遇襲后的外交反應

  1894年7月25日,日本對朝鮮牙山口外豐島的北洋艦隊和運兵船只進行了偷襲,清政府租用的英國“高升”號商船上的千余官兵雖英勇還擊,但仍被日艦擊沉,與幾十名歐洲船員一同罹難,該事件迅速升級為當時亞太地區的國際焦點。雖然僅僅兩天之后總理大臣奕劻便召見了英國駐華公使歐格訥,專門就“高升”號被襲緊急磋商,但孱弱昏聵的清政府并未直接向日本當局施壓,一直幻想依仗西方列強“不戰而屈人之兵”,“初冀俄國脅和,繼謀英國勸和”。在后來呈報給軍機處和清帝的報告中,總理衙門竟然無中生有地加上了歐格訥并未言及的英國或許會對日本興師問罪的說法,李鴻章樂觀地預判“高升系怡和商船,租與我用,上掛英旗。日敢無故擊沉,英人必不答應”。事實證明,這種缺乏實力支撐的“以夷制夷”戰略無疑夸大了西方對于日本的外在牽制,而且過分依賴“國際公理”和英國虎威還影響了清政府在甲午戰前的軍事準備。

  與清朝方面消極回應國際危機和被動等待外部調停相比,日本外交機構在對軍方的魯莽行動表達強烈不滿之余,立即卓有成效地主導了國家危機公關。日本首先借助新訂立的《英日同盟條約》及日俄在遠東地區的紛爭,配合以卑辭道歉、賠償損失和賄賂媒體等手段,從而最大限度地化解了英國方面的聲討;其次,日本對于當時的日俄關系進行了客觀分析:俄國盡管一直以來都對朝鮮和中國東北地區虎視眈眈,但由于尚未在軍事動員方面準備就緒,因此決定“不為遠東敵對雙方任何一國的一面之詞所乘,也不被他們牽累而對此局勢有偏袒的看法”(《外交大臣致駐北京公使函》);再次,日本深知美國希望其成為共同逐鹿東亞的助手,因此必然在“高升”號問題上袒護日本,美國國務卿格萊錫公開表示:“本政府決不愿與任何國家聯合干涉,即是對日本僅作友誼性的勸告亦不愿做。”(卿汝楫:《美國侵華史》)此外,德法兩國表面上宣稱為清政府“主持公道”,實質上則企圖趁日本侵華之機在華東和華南地區奪取新的利益,兩國代表在與日本外相陸奧宗光私下會面時曾不約而同地表示:“為使中國從過去的迷夢中覺醒過來,到底非有人給以當頭一棒不可。”由此可見,當時西方列強的默許甚至縱容無疑成為日本策動全面戰爭的有利條件。

  戰爭宣示后的輿論競爭

  “高升”號危機爆發之后,國際輿論對于事件真相廣為關注,中日全面對抗一觸即發,雙方圍繞宣戰詔書頒布進行了關乎國際形象的輿論公關。事實上,清朝“主戰派”早已開始起草對日宣戰詔書,但屢因清高層及“主和派”沉迷于“友邦感情”而被延宕發布,這無疑折射出清政府對于危機反應的滯后及輿論競爭的漠視。光緒二十年七月初一(1894年8月1日),清政府終究向日本當局宣戰,宣戰詔書中明確指出:朝鮮自古以來便是中國的附屬國,中國應邀而出兵朝鮮,但日本卻“不遵條約,不守公法,任意鴟張,專行詭計,釁開自彼,公理昭然”,清政府因此決定“著李鴻章嚴飭派出各軍,迅速進剿,厚集雄師,陸續進發,以拯韓民于涂炭”。從字里行間來看,這份文件充滿了清政府對于日方挑釁和侵略行為的譴責,以及對于“條約”和“公法”為代表的國際道義的呼喚。然而,清政府關于中—朝—日三邊關系的戰略定位卻依舊未能超越傳統的宗藩秩序,其出兵決策也仍然透露著封建統治者的閉目塞聽和妄自尊大。

  就在清政府正式對日宣戰的同一天,明治天皇睦仁也針鋒相對地頒布了宣戰詔書,其中聲稱:“朝鮮乃帝國首先啟發使就與列國為伍之獨立國……帝國于是勸朝鮮以厘革其秕政……朝鮮雖已允諾,清國始終暗中百計妨礙……更派大兵于韓土,要擊我艦于韓海,狂妄已極。”同時明確指責“清國動輒視朝鮮為屬國,或明或暗干涉其內政”,并詭辯稱開戰原因在于“使朝鮮永免禍亂”、“維持東洋全局之平和”、“宣揚帝國之榮光于中外”等。由此可見,日本當局別有用心地使用了西方列強熟識的話語體系和思維方式,從國際法和國家主權的角度出發“揭露”戰爭肇端,這不僅在道義層面將自身塑造為甲午戰禍的“受難者”,而且在權力層面將自身定位于歐美列強的“對等者”,同時將清政府置于主流國際秩序“挑戰者”的不利境地。在日本當局戰爭謊言反復傳播的深刻影響下,當時許多西方媒體有關甲午戰爭的報道竟然都試圖為日本侵略行動的正當性辯護,這場戰爭在他們筆下被美化成了大和民族主導下的“文明之戰”。1894年8月12日出版的英國《每日新聞報》露骨地評論道:“中國和日本分別代表著封閉與開化兩股勢力,西方國家自然會更親近日本。如果日本有最終戰勝的機會,西方都應該放棄干涉的行動。”同月出版的美國《費城紀錄報》甚至大放厥詞:“無論‘高升號’懸掛哪國國旗,日本都有權利攻擊一個將要對它在戰爭中產生巨大威脅的軍事目標。日本釋放了被救的中立國船員已經履行了國際法義務,它不需要道歉和賠款。”

  綜上,在以“堅船利炮”為代表的現實主義國際政治生態當中,“弱國無外交”似乎成為了一條亙古不變的鐵律。值得關注的是,中日兩國雖然同屬近代國際體系的“邊緣地帶”,但在甲午戰禍步步緊逼之時所展開的危機公關實踐卻大相徑庭。雙方應對危機的路徑和效果差異既從一個側面預示了甲午戰局的歷史軌跡,又在雙甲子之年警醒我們應沉著應對復雜的周邊局勢。

  (作者單位: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中央財經大學政府管理學院)

分享到:
相關推薦
分類瀏覽
广西快乐双彩77